1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2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

3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4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5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6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

7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8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

9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0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1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2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3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4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5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6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7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8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19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20 / 20
方磊作品 F House

项目为顶层复式公寓,自己的住所,原有格局比较常规,所以在功能上做了较大的改动。最终完成后,有太多的朋友或访客提出疑问,比如:完全开敞式厨房是否适合中餐烹饪?楼梯栏杆会不会很危险?客厅没有电视背景墙?大面积的灰色会不会不够温馨?等一系列疑问;其实我坚信,对于居住空间的理解,100个人会有100个不同的定义,从人员构架、设计风格、个性喜好等等都是“家”的空间构成元素。从事设计行业多年,我并不喜欢把空间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标签与符号,更多去关注设计的本质,空间带来的体验感。设计自己的家更是如此,没有太多的所以然,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家的本真定义。设计的最初,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过程,比如是否需要保留多一些卧室空间,因为是属于自己的独居空间,还要考虑亲友的短暂居住,以及常规的餐厨关系等,最终还是用建筑设计的手法以套口的构成元素作为切入点,对空间进行彻底的改造与分解,将大部分的非承重墙部分全部拆除重新架构,利用原有承重结构为基础呈现室内设计元素,让各个空间关系的互动性更强。

作者:方磊
方磊 投TA一票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