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2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3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4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5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6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7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8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9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0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1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2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3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4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5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6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7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8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19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20 / 20
茶 · 舍

在江滨茶会所中,会所和江水,一者轻吟,一者重奏;一者灵动,一者厚重;一者当代,一者古老。当两者被有机结合在一起时,它们已经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个丰富的整体。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浩浩荡荡的江水,如同一部鸿篇巨制的史书,裹挟着数不尽的风云往事和千古情愁。当客户在委托林开新做此项目的设计,说:“我想在闽江边上,公园之中,建一个私人会所,闲时与朋友喝茶聊天,累时可放松心情”时,林开新脑海中浮现的是江上鸣笛的诗意场景,“笛子是一个象征,它实际上是一种空间的节奏。我希望这个茶会所的格调像笛声般优雅婉转,又悠远绵长” ,一向秉持“观乎人文,化于自然”理念的林开新说道。整体的设计在追求达至东方文化的圆满中展开——将中庸之道中的对称格局、建筑灰空间的概念巧妙结合,完美呈现出一个自由开放、自然人文的精神空间。以一种柔软而细腻的轻声细语,与浩瀚的江水、优美的园林景观互诉衷肠,相互辉映,和谐共生,而非封闭孤立的沉默无声或张扬对抗的声嘶力竭。茶会所临江而设,客人需沿着公园小径绕过建筑外围来到主入口。整体布局于对称中表达丰富内涵。入口一边为餐厅包厢和茶室,一边为相互独立的两个饮茶区域。为了保护各个区域的隐私性,增添空间的神秘氛围,设计师设置了一系列灰空间来完成场景的转换和过渡,令室内处处皆景。首先是饮茶区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地面采用亮面瓷砖,经由阳光的折射,如同一泓池水,格栅和饰物的倒影若隐若现。窄窄的过道显得深邃幽长,衍生出一种宁静超然的意境。其次是餐厅包厢和茶室中间过道的端景。大石头装置立于碎石子铺就的地面之上,引发观者对自然生息、生命轮回问题的思考。在靠近公园走道的两个饮茶区,设计师分别设置了室外灰空间和室内灰空间。室外灰空间为一喝茶区域,除了遮阳避雨所需的屋檐之外,场所直接面向公园开放,在天气宜人、景色优美的四至十月,这里将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理想之地。在另一边饮茶区,设计师以退为进,采用留白的手法预留了一小部分空间,营造出界定室内外的小型景观。端景的设计不仅丰富了室内的景致,而且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感和温润灵动的尺度感。在设计语言的运用上,设计师延伸了建筑的格栅外观,运用细长的木格栅,而非实体的隔墙界定出各个功能“盒子”。

作者:林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