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例
黄诗婧
2022-08-16
31522
「漫步」之美丨158m²“通过”和“游历”的空间
户型:三室 面积:158m²
花费:50万以上 位置:武汉市
「漫步」之美丨158m²“通过”和“游历”的空间
柯布西耶曾提出「建筑漫步」概念:
观察者穿行建筑空间的路径,
随着人的前进,
流动的空间展现了自己,
建筑应该被“通过”和“游历”。

业主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有趣的年轻夫妻,他们借用朱光潜的文字表达,“如果人们无法摆脱实用功利的束缚,把世界摆在一定距离之外去看,于是这丰富华严的世界,除了可效用于饮食男女的营求之外,便无其他意义”。

2019年末当我们收到男主人写下「关于理想中的家」的看法时,一种诗意的生活画面跃然于脑海中。(文末可阅读屋主信件)

当我们透过生活的表象
去探究细碎的生活之于生命的意义时
这给了我们无限的启发…


于是,我们开始思考,私宅空间设计中除考虑空间各种生活功能的完整实现,艺术化的美感适当的贯穿其中也尤为重要。

美感无需为实用让步,空间与居住者完全能舒适融洽的互动,让生活品质、情感、梦想、彼此印证,共同生长。
· 户型图
-原始户型-

初次探测现场,空间场域通透,特别是每个房间都附带阳台,但南北户型狭长,“厅不成厅,路不成路”。

那么,如何不让阳台成为房子的附属品?

打破常规动线原则是一种方式。

“廊”,便是本案的核心理念。
-动线优化-

“廊”是中国古典园林常采用的造景元素,此次我们将“游园”的概念引入,去打造回廊。

通往主卧的动线,让人不是简单的行走进房间,而是有一个游的行为,把阳台外的风景穿插在行进的过程中,漫步在空间。
-平面改造-

贯彻“廊”的思路,使用轻质隔断,重新划分空间,增加开放空间的面积,让空气和自然光得以在室内流通。

主卧可折叠玻璃门保证了视觉上的流动性,墙体的饰面与自然光线共同作用,营造了一个和谐而温馨的家庭氛围。
· 玄关
· 进门处,我们没有采用一成不变的定制鞋柜去固定分割玄关的区域,而是采用了有造型的柜子去作为鞋柜,模糊了玄关与餐厨的分割感。
· 客厅
· 客厅虽在北侧,但光线尺度感都很好,并没有去做更多的添加,夫妻俩都享有属于各自的空间,作为打游戏看电影的休闲场所,原本普遍的访客功能的诉求在于他们并不是很强烈。
· 所以相较于卧室,客厅是从属空间,可以看做是园林中的亲水亭台。
· 出挑的台跟“檐”是可以进一步模糊阳台的界限感,打破原本住宅功能定义的规矩,不然就没有所谓“阳台”的存在,只有室内室外的界限了。
· 餐厅
· 餐厨区域设定为开放式的烹饪、环绕式的动线,希望屋主从房间的每一处都可以随意步入餐厅。也是我们想去叙述的无界限感的餐厅,希望两个人的家庭就餐环境可以更加轻松,没有拘束感。
· 厨房
· 岛台餐厨结合的一大片区域,没有界限,无拘无束的感觉,让原本的空间变得通透起来。
· 在材质上,我们想营造出一个温暖、休闲的效果。

· 空间材料选择哑光的自然木纹饰面,进口粗糙感的水泥艺术漆,哑光白色乳胶漆,哑光白色门板,哑光岩板,颗粒感哑光灰色瓷砖运用在厨房和卫生间, 为空间创造宁静的氛围感。

· 囿于厨房烟火和旷野的风,来创造这诗意的栖居。同时希望利用洄游动线去调动人的行为感知,在此基础上增加体验感。

· 我们让艺术化的美感适当的贯穿其中,让空间与居住者形成一种舒适融洽的互动。
· 书房
· 书房就像是散落在这个大庭园中的一个僻静角落,不做太多添加,希望留存此地的空荡感,只有人与书…

· 人最终是与自己相处,有这样的空间,去和自己度过一段宁静的时光。
· 茶室
· 步入主卧之前,有一处隐秘的茶室,七米的“茶室长廊”拥有开阔的事业,连接城市天际线,是男主心中的一片天地。
· 茶室一隅作为“廊〞的尽头,是整屋氛围感的出发点。幽静的茶室摆脱实用功利的束缚,赋予了情感和联想。

· 就像园林中的小品,晚归回到卧室后,便可在此停留,享受一人一盏茶的时间。
· 卧室
· 入主卧的门和主卫的门采用了和床背一样的木饰面,让主卫在视线里“隐藏”。
· 主卫
· 主卧推开隐藏在床后的门,便是主卫的所在。沿用了和公卫一样的排序方式,壁挂的马桶、半片玻璃的隔断,而立柱式的盥洗盆给这个空间带来了一点新颖。
· 卫生间
从厨房走向公卫,借用次卧小部分空间形成了公卫的干区。台上盆搭配石材台面,以及圆形的镜面,显得更加简单宁静。

· 下方的柜子,则采用了与地面一样的颜色,弱化了它的存在感,使其融入在整个空间里。
· 推开门,悬挂式的马桶,半片玻璃式的隔断,以及对内主卫隐私感的超白磨砂玻璃,让卫生间变得通透的同时,也解决了公卫的隐私问题。
· 功能优化
※入门隐藏其呆板的鞋柜方式,用装饰柜作为日常鞋柜的使用;
※解决厨房闭塞功能问题,厨房及卫生间的比例放大,改善原本采光通风的痛点
· 仪式感建立
※漫步长廊 内外景的融合
※静谧的氛围感
※光影对空间的影响

生活功能与艺术美感

最终是回归到人

人与空间 人与内心 人与人
· 业主的信
我理想中的家当是明媚的,清早起床,拉开窗帘,阳光透过干净的落地窗洒进房间,立时金光泻地,驱散了料峭寒意。于我朦胧的双眼来讲,此刻的阳光还有些许刺眼,我下意识地用手挡在眼前,掌上的肌理清晰可见,有些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前世印痕,有些是此生岁月无情地刻画。我们带着与生俱来的特质,经历了人生的成住坏空,看尽了世间的缘起缘灭,家永远是心中光的来处,当明媚如春光,清明如春水,温柔如春风。

我理想中的家当是宁静的,一本书,一壶茶,一下午;此间所思既有“湖上一回首,山青卷白云。”的惆怅,也有“烟雨微微。一片笙歌醉里归。”的欢畅,既有“举声沥已洒,长叹不成章。”的伤怀,也有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相同”叹息。家的宁静是一份淡定的祥和,也是一份从容的清欢。

我理想中的家不必是实用的;朱光潜认为,如果人们无法摆脱实用功利的束缚,把世界摆在一定距离之外去看,于是这丰富华严的世界,除了可效用于饮食男女的营求之外,便无其他的意义。

因此,在我看来,家当是美的,过于追求实用和价值而舍弃美感,于生活而言是一种阻碍。人生有太多的实用,我们要对单位有用,对他人有用,对国家有用,甚至是对人类有用。诚然,这些“有用”是我们个人和社会所不可或缺的,但是到了家里,我偏要有些“无用”的美感,生活才会有些许趣味!